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人大调研 > 正文

关于我区工业园区企业生产经营情况的调研报告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8/8/30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2018年7月26日在区十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会议上

区人大财经委主任委员  李金荣

 

主任,各位副主任,各位委员:

根据区人大常委会2018年工作要点的安排,6月上旬至7月上旬,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杨国权、副主任蒋承谷先后带领区人大财经委的相关人员对我区园区工业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开展了调研。调研组分别深入园区鸭江、平桥、长坝、白马组团的部分企业进行实地调研,并召开园区管委会以及部分企业负责人座谈会,就企业生产经营存在的困难问题听取了建议意见。现将调研的情况综合报告如下:

一、园区企业生产经营状况

(一)园区企业成为全区工业经济的重要支撑。工业园区已成为全区规模工业企业经济增长的助推器、新型工业化的载体、招商引资的窗口、民营经济的大本营。截止2018年6月,园区共有签约企业58户,入驻企业52户。在入驻企业中,有30户企业正常生产;因技改等原因停产11户;在建企业11户。2018年1-6月园区规上企业18家,完成产值11.81亿元,同比增长5.7%,占全区规上工业总产值21.94亿元的53.8%,同比提高6.4个百分点。园区企业工业总产值已占据我区规上工业总产值的半壁江山,同比增长率高于全区规上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率,有力的支撑了我区工业产值的增长。

(二)园区企业初步形成四大产业。园区企业经过发展,园区企业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84.8亿元,设计产能231亿元。1-6月累计完成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778万元。投资规模在1亿元以上的有11户,投资10亿元以上的有5户。初步形成了以穗通车业为龙头的新能源汽车和豪华大巴产业;以隆泰新材、正信四联光伏为龙头的新型材料产业;以通耀铸锻、罡阳机械、盛勋机械为龙头的装备制造业;以久味夙食品、羊角豆制品为代表的休闲食品业。

(三)企业生产经营喜忧掺半。2017年,工业园区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2.81亿元;完成入库税金4501万元。工业总产值在1亿元以上的企业数达到10家。其中,18家规模以上企业实现税收4278万元,解决就业人口3216人,实现产值29.4亿元,14家企业盈利4945万元,4家企业亏损5084万元。盈利企业中有10家同比实现增长;规模以下8家企业实现税收223万元,解决就业人口322人,8家企业全部盈利,盈利总额为1014万元,但同比下降51%。2018年上半年园区工业企业生产有增有降,喜忧掺半,1-6月园区内18家规上工业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1.81亿元,同比增长5.7%;入库税金2556万元,同比增长13%。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4亿元,同比增长6.8%,但玉堂号豆制品、山拔尔桑水泥、瑁得机械等3户企业产值降幅达30%以上,一些企业因环保和标准的要求,生产受到限制,市场面临较大压力,生产经营不能正常运行,停产和在建企业比重较大。

二、生产经营存在的主要问题

从调研情况看,园区大部分企业生产正常,但是受当前经济复杂多变的一些因素影响,企业经营情况出现了新的变化,原材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增加、市场竞争激烈、融资难等问题考验企业的经营能力。同时,政府在营造营商环境工作中也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企业融资难。一是贷款难。主要是因受经济环境影响,企业的生产经营困难重重,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但由于缺少抵押物等原因,银行放贷门槛高,限制多,企业难以贷到款。如玉堂号食品公司因资金链断裂而半停产;有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尤其是企业“过桥资金”,有的月利率高达两三分,企业难以承受。二是担保难。企业用自身的土地、房产做抵押担保,往往由于房地产的手续不全而难以实施;加之,目前受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影响,很多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不容乐观,风险压力大,提供担保的积极性不高。同时,调研中发现园区大部分企业均在区外银行贷款,在本区金融企业贷款的比例较小,只有3%左右。

二是生产经营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上升、税费重等多因素直接造成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大幅上升。由于成本的大幅上涨,挤压了企业盈利空间,部分企业认为上半年盈利状况不容乐观。营改增前,营业税的征管有一定的弹性,但增值税征管有上下游企业的交叉对比制衡机制,管理更加严格。原先园区一些企业有些情况不需交税,现在必须缴纳增值税,否则不能给需求方开具增值税抵扣凭证,业务会受到影响,最终结果企业增税了。除工资上涨外,与工资配套的社保费、住房公积金也是企业负担的重点。其中,社保费用负担过重,企业为员工支付“五险”占比较高,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负担沉重。五险政策不匹配,50养老保险与工伤保险政策不匹配,企业因需对50人员缴纳工伤保险而不得不缴纳养老保险。

三是企业需要的技术人才难引进,普通技工严重缺少。部分企业存在用工荒现象,包括管理型人才、专业技能人才和普工。园区企业中经营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及高、中级技能人员总量偏少。大部分企业对人才求贤若渴,希望区政府对引进的专业技术人才给予奖励政策,并能够帮忙引进高端专业人才。同时,人才难留较为突出,导致企业只能把我区园区作为制造基地,而把研发基地放在其他地方。例如:瑁得机械由于人员流动性大,新员工技术不熟练,导致企业产品的合格率降低。罡阳机械新增生产线尚有80余人的用工缺口,未能完全释放产能,导致未能完成总公司下达的生产任务。

1 [2] [3]